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冒牌大英雄_ 第六卷 第六十八章 谁是规矩【下】-

时间:2021-03-04 17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七十二编小说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六十八章 谁是规矩【下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作为门罗手下的第一打手,中川结身高两米,体重一百二十公斤,高大健壮。修炼过樱桑族传统格斗术,有着极快地度和异常刚猛地力量。

    在门罗大笑的时候,早有默契的中川结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在门罗挥手的一瞬间,他的腿,已经到了胖子面前。

    这出其不意快如闪电地一脚穿心腿,一旦踢中,非死即伤!

    胖子觉得有些无奈,自己这么好人品的胖子,相貌和善憨厚老实,怎么偏偏就这么容易招惹是非呢?再怎么说,自己也是名义上的馆长,谁想到这帮学员竟然二话不说悍然动手。泰流,已经蛮横到了这种地步?

    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世界?

    “乖乖,胖子要惨咯。”巴兹等人在一旁看得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他们见过无数次了。只要门罗那帮横行霸道的恶棍不招惹到自己头上,他们很乐意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可是随即,大伙的目光就定住了。

    石火电光之间,那看似笨拙地胖子,忽然幽灵般一闪身,出现在了飞腿腾空的中川结右侧。然后,用与他身形极不相称地柔韧,抬腿过顶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誓,在那一瞬间,他们分明有一种时间停顿地感觉。然后,他们看见了胖子高抬过头顶的那只大脚,猛然下砸!

    是的,是砸!如同一把大铁锤一般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狠狠地挥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地一声闷响,横身腾空地中川结,就如同一个破布娃娃般,被胖子一脚狠狠地死死地踩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在和地面剧烈地碰撞中,中川结的身子只挣扎着扭了几扭,张口喷出一口血沫。旋即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,只一个照面,高大健壮孔武有力,有着丰富格斗技巧和实战经验的中川结,就成了这白胖子脚下的一条死狗。

    这一脚。是如此的干脆,如此的简单!直若泰山压顶!

    快到了极致,也狠到了极致!

    在格斗中,这叫秒杀!

    库伯脸上的狠厉消失了,他的同伙脸上地讥讽消失了,巴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,惊骇地看着死死踩住中川结的胖子。他们的眼睛里,是骇然。是恐惧。是极强烈地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不理会眼前浑身颤抖地门罗等人,胖子悠悠地关上了训练场的大门。冷冷地道:“现在咱们来说说,这里,到底谁才是规矩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!”不光是门罗。在场每一个人地脸色都变了。关门打狗,这胖子关门的意思,竟然是要一个人教训这里的所有人!他疯了!

    “我想干什么?”胖子缓缓走到门罗面前,冷笑道:“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难道。你还打得过我?”

    “你还打得过我?”这句话。让所有人手脚冰凉。见识了胖子的恐怖身手,他们知道。那胖子在说一个简单的事实,在这里,他的拳头最硬!没有其他的道理可讲!很简单,却有一种让人无可奈何,无力,无法抵抗地霸道。

    罗捏紧了拳头,青筋毕露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胖子动手了,他忽然间闪电般一记耳光,将门罗整个人都抽飞了出去:“老子今天让你们知道知道,什么叫规矩!”

    这是熊的力量,豹地度。在场地人只能傻傻地看着门罗飞出去。谁也无法从胖子那肥胖迟缓地表面,看出他蕴含的恐怖。这种鲜明地对比,带给人的震撼,实在太强烈了!强烈到让人疯。

    胖子轻描淡写地收回了巴掌。

    自从练习了小屁孩的那套所谓武功秘籍之后,他虽然没产生什么所谓地内力,可是,他的身体体质,早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加上长期的战争磨砺,让胖子的心态起了很大地变化就如同一个暴户,拥有了用不完地钱之后,他自然不会再去害怕挨饿。就徒手格斗这方面来说,胖子自信,没人能要他的命!

    只要不要命地事情,都好办!

    这种暴户心态,当然只是胖子自己清楚。可是,在完全不了解的外人看来,这个胖子简直太凶恶了。要是有人说这个恶人是一个遇见危险就情不自禁想开溜,两条腿哆嗦得如同筛糠一般的胆小鬼,估计会被吐上一脸唾沫!

    看看,眼前这个胖子,会是个怕死鬼?!***,都横得没边了!

    一记响亮干脆地耳光,抽得门罗懵,印着五根粗大手指印地脸庞,在一瞬间变得又红又肿。他是库伯的大弟子,是一级机甲统领,是泰流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。从来,都只有他欺负别人,没有人敢欺负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胖子抽他耳光就跟打儿子一样!

    “上上!”门罗地身体在颤抖着,声音也在颤抖着,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来自己是极端地愤怒还是极端地恐惧,他疯般地指着胖子嚎叫着:“都给我上,杀了他!”

    没有以前的一呼百应。向胖子扑去的,只有门罗身边四个脑子不怎么好使,眼光也不怎么懂得看局势的死忠走狗。

    这四个倒霉蛋,直到冲出人群,才现其他人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动手。想停下脚步,已经来不及了,迎接他们的,是胖子钵子般地一双肉拳头。

    流星般地迎面一拳,正中当面学员的面门。

    这学员的脸,就如同一个被砸烂地西红柿,鲜血飞溅!

    冷笑声中,胖子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冲进了四人中间,迎面放倒第一个之后,转身一肘撞在另一个学员的脸上。这一下更狠。学员出一声不似人声地凄厉惨叫,捂着脸倒了下去。他的脸上,鼻梁已经被撞断了,牙齿,也被撞掉了好几颗。

    “砰”。又是一声让人心惊胆颤地闷响,第三个学员被一脚蹬在脸上,整个人都飞了出去,那张脸,已经不能称为脸了,脚上的力道,可比拳头和肘部还大得多!

    这胖子故意的,专门打脸!

    转眼间。胖子已经一把抓住了最后一个人的头。凶狠地往下一摁,屈膝就往这人的脸上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。不用看也知道,被这一膝撞上,这最后一名学员这辈子就完了!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一声带着哭音地尖叫声。从这弯着腰,全无反抗之力地学员口中响起。他惊慌地用胳膊护着脸,挣扎着大声哭喊:“不要啊,饶了我,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胖子的膝盖。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把将这个几乎屁滚尿流的学员推开。胖子冷冷地看着已经完全傻掉地门罗。

    “上啊!都上啊!”门罗直着眼睛大喊大叫。可这时候,更没有人听他的指挥。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翻滚地几个人。所有人都已经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的经历,并不缺少刀光剑影,别说打架,就算是杀人拼命,他们也干过。可是,现在的他们,偏偏就只能手脚凉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没有人见过这么恐怖,这么狠的格斗。胖子连续的几次出手,都是同一个让人无法抵抗的结果——秒杀!这已经完全摧毁了他们的自信。在他们眼中,这个胖子,根本就不是人。他是一个普通人绝对无法战胜的恶魔!

    掌握着所有人生死地恶魔!从普通人到恶魔地转变,他不过只做了一个动作,那就是关上训练场的大门!

    在这扇门里,他掌握着所有人地生死!

    站在门罗身旁的学员们和教练,固然双腿软。站在远处的巴兹和韦瑟里尔等人,也从心底往外冒着丝丝寒气。

    泰流地人,有哪个不是可以拿上黑拳擂台打上那么几回合的?

    平日里看黑拳比赛,各路高手见识得多了。一脚可以踢弯钢管,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的,都见过!而这些黑拳手,在擂台上更是生死相搏,怎么狠怎么打。可是,他们和眼前这个胖子比起来,简直就是一群不敢下死手的小孩!

    胖子那力量,那度。那简单直接,透着股股杀气的格斗技巧,以前谁见过?他踩下中川结地那一脚,他冲进人群地那几步,他如影似电地一拳,一肘,一脚还有那硬生生收住的一膝,简直神乎其神!

    这样地徒手格斗本事,别说见过,连听都没听过!有些人看了一辈子格斗,地下的,公开的,也没见过一次秒杀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这么一会儿工夫,已经有四个人被一击倒地。

    巴兹等人怜悯地看了看门罗。

    普罗分馆要变天了!这回来的馆长,可不是以前那些傀儡白痴。

    胖子扯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,一**坐了下来。悠悠地点上一支烟。摆起了造型。

    对于半边脸红肿,半边脸铁青地门罗,胖子连正眼也不看一下,对于这样的人,他向来的原则是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死胖子本身趣味恶劣,为人又极不厚道,加上局势所迫,来普罗镇分馆之前,他就打定了主意要痛下毒手,清除一切杂音,把这个分馆牢牢地攥在手里。没想到,刚到这里,眼前这自己看过照片的泰流席弟子门罗,就撞上了枪口。

    “这回,知道我是什么*馆长了?”胖子轻轻地晃动二郎腿,饶有兴致地看着满屋子不知所措的泰流弟子和几个教练。一张胖脸上,满是自恋地**。

    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跟我上机甲较量!”门罗涨红了脸憋出这一句。是人都能明白,这一局他已经输得面目扫地。所谓上机甲较量,不过是穷途末路的嘴硬而已。自己的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,人家凭什么要跟你比机甲?

    “上机甲较量?”胖子站起来,走到门罗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恐惧,让门罗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:“有种你就接招,咱们到露天实战训练场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胖子一挺胸,正义凛然光明磊落地大步上前。直视着门罗眼睛,表情坚毅地朗声:“我答应你!”

    门罗和他身旁的同伙都同时一怔,随即眼睛一亮。眼神中爆一丝不可思议地窃喜。对门罗来说,徒手格斗,他或许还会惧怕这个胖子。可是。机甲格斗,他有十足的信心把这个胖子砸成肉泥!

    别说库伯在电话里说过,这胖子对机甲不怎么在行。就算在行,他难道还能是个战神不成?他是在找死!

    远处的巴兹和韦瑟里尔互相对视一眼,都有些困惑。已经捏住门罗的命门,占尽了上风的胖子,为什么如此轻易地答应门罗这纯属撑场面绝无希望地要求?

    难道,他是个机甲高手?有着绝对的把握?

    正当大家各怀心思。或困惑。或窃喜,或蠢蠢欲动的时候。胖子忽然一把抓住了门罗地两条胳膊!

    门罗讥讽地表情。被凝在脸上。

    在胖子双手拍打缠绞中,只听一声声骨节碎裂地声音,如同鞭炮般自门罗地手指向肩膀炸响。当门罗地惨叫声响起时。他粗壮地胳膊已经完全变了形,如同两条死蛇,软软地耷拉在身体两侧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卑鄙到极点地偷袭!这胖子,几秒钟前,才刚刚答应了门罗的机甲格斗挑战!

    寂静中。脑袋里有些懵地学员们只听那胖子笑眯眯地对疼不欲生地门罗道:“饭要一口口的吃。事儿要一件件地做。要比机甲格斗,也得先干完这里地事情。现在。咱们可以去比机甲格斗了。”

    “门罗完了!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终于意识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胖子,是想要门罗的命!

    在这里,他才是规矩。戴上一副黑框宽边眼镜,剪断了波浪长,在脸上点上几点小雀斑,穿上大一号地休闲服。即便是刻意化妆,可是,当海伦走进普罗镇机甲馆的时候,还是引来了无数痴迷而闪烁地惊艳目光。

    “请问,这里招收学员么?”海伦一开口,依然是她那轻柔中带着一丝甜腻的声音。光凭这声音,就足以让她的诱惑力上升不止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所有好色男人的共同想法是:“这声音真是太甜了,要是咿咿呀呀*地话”

    “收啊!”坐在大厅里地甘迪眼睛一亮,起身快步走到海伦面前,一对色迷迷地三角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海伦:“这位小姐,是想报哪种班?”

    在甘迪几乎毫不掩饰地贪婪注视下,海伦有些心慌。这样的事情,她毕竟是第一次干。如果不是契科夫收到恶魔之眼地侦查舰反复出现在基地所在的d-176星系,她绝不会应诺下这趟联系胖子的差使!

    在来普罗镇地一路上,海伦已经在心底里把胖子骂了个狗血淋头。骂得连她自己都有些脸红——那些词,实在不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淑女应该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死胖子就是欠骂!

    一到了自由港,这家伙也不和大家商量一下就鼓捣出这么多事情来。

    形势的变化快得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!

    恶魔之眼怎么打,物质武器的采购怎么进行,那些企业和专家地名单他要来做什么,和幻影流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,他到泰流又准备干什么,这一切关键疑问,统统在死胖子那个肥硕地脑袋里。

    此刻在大厅里地,都是机甲馆的普通工作人员和外围弟子。看见老甘迪屁颠屁颠地迎上去,所有人都在心里吐了口唾沫——坏在这狐假虎威地老不死手里的女孩子,恐怕连数都数不清!

    “有什么班我报什么班好了。”海伦东张西望地四处看着,期盼着胖子快一点出现。眼前这个猥琐老头淫邪地目光,看得她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哦,忘了自我介绍一下。”老*挺了挺小鸡似地胸脯。有些得意伸出手道:“我叫甘迪,是这里的馆长。”

    “馆长?”海伦有些心慌,这老头是馆长,那胖子是什么,那家伙在不在这里?这时候。她才忽然现自己来得太莽撞了,看着周围那些身材魁梧满脸横肉地学员,看着眼前眨着三角眼地甘迪,她开始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好”海伦慌乱地道:“我随便报一个班就好了。要不,我下次再来”

    “下次再来?”眼看海伦想走,甘迪急了,一把抓住海伦的手,变脸道:“怎么。你玩我?”

    泰流主馆豪华的馆主办公室里。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“查不到?!”库伯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二长老亚普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查不到。不过”身材矮胖地亚普有些为难道:“自由港本来就是龙蛇混杂。在这里混的,各有一条路。入境制度形同虚设。现在又是非常时期,各国地难民大量涌入。到处都乱成了一团。”

    欠身接过库伯递过来地雪茄。亚普接着道:“这时候要查一个查克纳汉京口音的普通人,实在有些难度。从查克纳来的人也不少,一到了太空港,各自就分散落地了。要查的话,靠馆里的人肯定不行。我只能交待下面地那些家伙。不过。什么时候有结果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,形容有些不悦。找上眼前这个泰流交际最广的矮胖子。他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靠自己的关系,在自由港能打听的都打听了。没有人认识这个胖子。很明显,他不是自由港的人。

    而要追查自由港以外的人,就不是一个机甲格斗流派能够轻易完成的了。毕竟,流派最在行地还是流派里地事情,并不是什么情报组织。隔行如隔山,不是私人机甲流派的人,很难了解身份。

    亚普看着手里地雪茄,耷拉着眼皮的眼睛里,闪过一丝狡黠,似乎很无意地道:“这两天因为我们和幻影流取消挑战的事情,下面多少有些风言***。小兔崽子们,也没以前听话了。到底生了什么事,和这胖子有关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我会告诉你?”库伯心里冷哼一声,瞟了一副毫无心机模样地亚普一眼,把头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二长老亚普见状,心里暗自冷笑。在勾心斗角的泰流里,谁不知道库伯吃了个大亏才和幻影流妥协的。只不过,大伙儿都不知道这个亏到底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库伯把持泰流这么多年,一向强势,滴水不漏。这次的事情,有兴趣挖掘真相地人多得很。亚普也不例外,这个时候,他已经把脑子动到了那个忽然出现地胖子身上。这几天生的事情,实在太怪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各有心思,一时间,房间里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“对了”亚普打破了沉默,闷声道:“银河机甲制造公司那边,暴熊会已经把前期工作做得差不多了。现在,银河机甲公司已经被利息滚得资不抵债,再不动手,我怕那小家伙被逼得上吊,其他地人,可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库伯揉了揉太阳**。亚普口中的银河机甲制造公司,是玛尔斯自由港的一个小型机甲制造企业。虽然实力不强,可是,在机甲设计制造方面,却有着独特的成就。近三十年来,这个企业设计制造的几代机甲,都可称为当代私人机甲中的经典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是因为银河机甲公司,有一群忠诚而颇具天赋的机械师和工程师。尤其是设计部的席设计师,为银河公司服务整整二十年的韩铭夏,更是机甲界知名的机械大师。泰流,绝杀流和明心流的几款主力机甲,都是他设计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银河公司的上代老板去世,这一代的继承人又过于单纯幼稚,被骗进了赌场把家底输得一干二净,银河公司,还真和泰流扯不上什么关系。要知道,无数巨型制造企业想要收购这个公司,都被公司的上代老板拒绝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有了这个机会,库伯自然不想看着再起什么变故。无论用什么方法,也要把公司的所有生产线,连带机械师一起搞到手!有了银河公司,泰流掌控的机械企业,立刻就能上一个档次。等到和西约联合的事情尘埃落定,在西约的技术支持下,这些企业,立刻就能变成泰流的军工厂!

    这个算盘,库伯已经打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跟那只傻熊说一下,我亲自去收网!”库伯在烟灰缸里将雪茄蹂躏得不成形状,用力地手指泛起青白。他决定,要好好在那个可怜的机甲公司小老板身上,泄一下自己之前在幻影流受辱的怨气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