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_ 第九章 失德惊天-

时间:2021-04-03 15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随波逐流小说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第九章 失德惊天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大雍武威二十五年六月,天子下诏,告祭黄帝,立祭坛于桥山,诏太子于长安陪祭,未料太子其间行止有亏,帝惊怒,幽禁太子。

    ——《雍史·戾王列传》

    慈真见状淡淡一笑,道:“殿下勿虑,少林如此也是迫不得已,太子殿下所作所为,虽然尚未昭然于天下,可是却瞒不过天下百姓,更何况凤仪门近来倒行逆施,已经引起黑白两道的不安,少林忝为白道第一大派,不能眼见这等情形发生,殿下素来优容敝寺,又是勤政爱民,敝寺虽然不能涉入政争,可是凤仪门乃是江湖门派,敝寺还可以有些作为。”

    我和雍王心中都是一宽,原来是少林看不过去凤仪门的嚣张了,新仇旧恨一起算了,不过我心想,因为“霍纪城”一人,引起江湖大乱,凤仪门借机横扫武林,这件事情可不能泄漏出去,至少不能人人皆知,否则我只怕也成了祸乱江湖的罪魁祸首了。

    这时慈真又说道:“老衲这次前来还有一件事情,近日陛下有意祭黄帝陵,老衲师兄慈休奉命前来主持其中一项仪式,师兄虽然佛法高深,可是不谙武技,故而老衲特意保护他前来。”

    我和李贽都暗暗点头,这件事情我们是知道的,慈休大师原是先朝名臣,国破家亡之后投身佛门,如今已经是佛门中数一数二的高僧,他佛法精深,精通梵语,多年来翻译了千卷以上的梵文经典,乃是弘扬佛法的第一功臣,这人离寺,果然值得慈真亲自护送,要知道慈真虽然是一代宗师,可是论起在佛门的地位,并不比慈休大师尊贵。想到这里,我不免有些歉意,这次的祭奠黄帝陵的大典只怕是难以善终了。

    大雍立国以来,多次举行过祭祀黄帝陵的大典,这次却有些不同寻常,天子自然是要亲自前往桥山祭陵的,可是同时还要在长安设立祭坛,同时祭祀,翼求大雍国运昌隆,这陪祭之人自然只有储君可以担任了,所以从六月开始,陛下诏令太子入东宫斋戒,他自己则在斋宫斋戒,六月十四日,天子才会起驾到黄帝陵,六月十五日举行大典,奉诏伴驾的有雍王,齐王和一干文武重臣,而丞相韦观和侍中郑瑕则奉命在京协助太子祭天。

    斋戒可不是什么等闲的事情,要不吃荤、不饮酒、不听音乐、不近妃嫔、不吊丧、不理刑事,更要平心静气,不能烦躁不安,可是太子李安如何能够忍耐得住,饮食只是清汤寡水,全无滋味可言,这已经让他食不下咽,不能处理政务倒还罢了,他本就厌烦这些琐事,可是不能听音乐看歌舞,已经让他郁闷不乐,更难忍受的是他是每日不可独宿的,不近女色让他烦躁苦恼,却还要苦苦忍受半个月,更要在侍中郑瑕的监管之下恪守各种禁令,若非此事重大,他早就不肯忍耐了,心里正想着日后如果自己登基,再举行祭祀绝对不能这么麻烦的时候,送午膳的内宦已经到了,将那些青菜萝卜之类的菜蔬放到桌子上,再端出一碗糙米饭,然后是一壶茶,李安再次诅咒了一次老天,然后拿起了筷子,草草的用了膳,然后他开始喝茶,茶一入口,他心中就是一阵愉悦。

    早在他入东宫斋戒的时候,就考虑到粗茶淡饭未免太苦了,早就命人将送来的粗茶偷偷换上参茶,这是夏金逸出的主意,若没有这参茶,只怕他早就因为饮食不如意而形容憔悴了,可惜,若是能有一壶酒就好了,喝了一杯,他觉得精神好了许多,便将参茶放到一边,准备下午读经的时候再喝。

    来撤膳的小太监手脚轻快,很快就完成了工作,然后郑瑕亲自送来他下午该诵读的经文,李安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经匣,便先去午睡了,可是多日以来养精蓄锐,让李安更加想念那些爱宠,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,不由想起淳嫔,多日不见,不知道她情况如何,越想越是心中痒痒。忍不住坐起身来,心道不如到外面走走,免得这样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走出寝殿,只见东宫侍卫环伺,而侍中郑瑕却不见影踪,代替他的是一个礼部官员,他随意问道:“郑大人呢?”那个官员诚惶诚恐地道:“殿下,韦相派人请郑大人去商量祭奠的事情,要等到未时末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安一喜,若是郑瑕在此,他不敢放肆,可是郑瑕不在,那么自己在宫院里面散散步就没有关系了,抬头一看,自己的亲信侍卫夏金逸正在旁边侍立。他低声道:“金逸,孤想玩玩投壶,你去悄悄的拿来,不可让别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夏金逸听了左顾右盼片刻,道:“殿下稍候,属下这就去拿。”不过片刻,夏金逸果然拿了投壶过来,这是李安心爱的东西,一直放在东宫,常常在看折子烦闷的时候用来消遣,这个银壶乃是广口大腹、颈部细长的形状,内装一些豆子,却是为增加难度而设,如用力过猛,投入的矢会反弹出来,那些用来投壶的箭矢都是精雕细刻,美伦美央。夏金逸递过箭矢,笑道:“殿下还请手下留情,属下上次就输惨了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道:“若论这投壶,你们可都不如我。”说着投出箭矢,果然一箭中的,他得意的一笑,可是接连赢了几局之后,却又觉得意味索然,往日夏金逸总是恰到好处的让李安输上几局,这样一来,李安总是能够反败为胜,自然是十分开心,今日夏金逸却是连连失误,让李安赢得十分容易,他不免没了兴致,不由怒道:“金逸,你是在敷衍孤么?”

    夏金逸连忙道:“殿下,属下怎敢敷衍您,实在是属下心中有事。”

    李安疑惑地问道:“有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心事重重?”

    夏金逸道:“今日属下收到一件信物,原本应该呈给太子,可是如今正是太子斋戒之时,故而不敢呈上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道:“我当是什么事情,东西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夏金逸不敢拒绝,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织锦香囊呈上。李安接过,只见这香囊十分精美,上面绣着并蒂莲花,他心中一动,将香囊打开,里面除了香包之外,却是一条薄如蝉翼的翠绿丝帕,他将丝帕展开,只见那丝帕上绣着一对红羽白首的交颈鸳鸯,下面还有一行小诗,“天阶遥望隔云烟,相思几重残月天。今宵红豆重有约,玉露金风到枕边。”李安只觉得心中一荡,这丝帕情意缠绵,莫非是淳嫔托人送来。

    正在他遐思逸想的时候,夏金逸已经说道:“殿下,来送此物的乃是淳娘娘身边的亲信小太监,可是殿下如今正在斋戒,此物未免不妥,故而不敢呈上,可是若是扣了下来,又是对殿下不忠,因此属下十分为难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道:“你有功无罪,好了,你下去吧,本王也该念经了。”夏金逸连忙收起投壶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光,李安表面上看着经书,心中却在盘算,淳嫔一定是邀我今夜私会,可是我如今不能近女色,这可是万万不行的,可是一想起淳嫔那娇艳美丽的容貌,因为长期练习舞蹈而来的迷人体态,他就心中痒痒,再说上次和萧妃争执之后,他已经没有进宫和淳嫔私会了,现在他在东宫斋戒已经有十二天,早就已经孤枕难眠,一想到淳嫔今夜会等候自己前去相会,不由心猿意马,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,躺在床榻之上,李安越想越是睡不着,终于站起身披了一件衣裳,看见在外面伺候的小太监已经熟睡,他轻轻走到殿外,看见几个侍卫正在守夜,他到了偏殿看见夏金逸正在和衣而睡,这是侍卫们在东宫伺候的规矩,他上前轻轻推了夏金逸一下,夏金逸立刻惊醒,他还没有资格在宫中佩刀佩剑,手向腰间抚去,李安知道他腰间藏着暗器,连忙低声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夏金逸立刻清醒过来,连忙起身下拜,正要问安,李安已经挥手阻止,他低声道:“你陪我去看看淳嫔,别惊动了外人。”

    夏金逸大惊道:“殿下,万万不可,这事如果传扬出去,只怕皇上震怒。”

    李安笑道:“没事,不会有人知道的,我们快去快回,不会有什么妨碍的。”夏金逸苦苦劝解,可是李安却恼怒地道:“平日你对孤百依百顺,怎么今日这么执拗,还不起来,和孤一同前去。”

    夏金逸眼中闪过一丝绝决,道:“属下遵命,只是殿下这样出去不免有些不妥,不如换了衣服。”李安心想有理,便换上一件侍卫的衣服,带着夏金逸两个人偷偷向淳嫔的住处潜去,虽然宫中侍卫不少,可是夏金逸最是擅长偷鸡摸狗,带着太子居然没有碰到多少人,一次碰上了巡夜的禁军,也被夏金逸拿着东宫的侍卫腰牌,用花言巧语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淳嫔的住处,李安迫不及待的推开殿门,那殿门果然没有关上,李安向内走去,却是不见人影,他只道淳嫔遣走了宫女太监,匆匆走入寝殿,只见一盏银灯放在桌上,锦榻之上,淳嫔只穿着薄纱睡衣,睡得正香甜,两截藕臂露在锦被之外,越发诱人,而她的心腹宫女却没有相陪,可见必然是淳嫔相候良久,忍不住睡去了,李安心中越发觉得愧疚,而被淳嫔勾起的欲望也更加按耐不住,胡乱脱了衣服,向榻上扑去。

    淳嫔原本正在熟睡,突然觉得有人压了上来,她半梦半醒的也无从抗拒,过了一会儿,她从激情中醒来,发觉身上有人正在肆虐,原本就要惊呼,可是那熟悉的感觉让她没有喊出来,借着昏暗的灯光,她看清了男子的身份,心中不由一震,怎么太子会在斋戒期间前来和自己私会,可是不过片刻,太子的疯狂就让她沉迷其中,再也顾不得盘问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抵死缠绵,夏金逸却是心中一片惊惶,他暗暗的查看了一下,所有的太监宫女都睡得很沉,显然是被人轻轻点了睡穴,看来这里是一个已经设好的陷阱了。而太子就是落入这个陷阱中的麋鹿,自己就是帮助收紧绳索的帮凶。可是他转念一想,太子如此行径,又有什么值得同情呢,自己还是赶快服下药物,免得惨死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连忙拿出江哲给他的药丸,先服下绿色腊衣里面的药丸,一种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气让他心旷神怡,然后又把黑色腊衣的药丸藏好,可不要不小心失去了。他站在寝殿之外默默的等候着,却不知等候的是太子出来还是此事揭穿时候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就在太子进入淳嫔寝宫不久,在斋宫守戒的李援睡得正安稳,他年纪已老,多日斋戒只当是清心寡欲的休养罢了,突然,半梦半醒中,他看到窗纸上一片红彤彤的,不由披衣起身,高声问道:“高厚、冷川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一个四十多岁的杏衣太监匆匆进来,禀道:“陛下,是东宫走水,现在侍卫们正在救火,冷总管在外面护驾呢。”

    李援心中一惊,今天已经是十二日,怎会在祭典之前发生这种事情,真是大大的不吉利,想起是东宫走水,他心中泛起不像的预感,问道:“太子殿下呢?快去把他接过来,不可让他出了差错。”

    高厚有些神色不安,偷眼望去,却是不敢说话,李援微怒,问道:“怎么了,可是太子受了伤?”

    高厚不得不说道:“殿下在东宫斋戒,是由郑侍中负责的,可是今夜东宫走水,郑侍中派人去救太子,却发现太子不在寝宫。”

    李援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上直泼而下,心中一片寒冷,他缓缓问道:“太子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高厚冷汗淋淋地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,不过刚才郑侍中派人查问,说是,有两个东宫侍卫去了含香殿。”说到这里,已经是战战兢兢了。

    李援呆若木鸡,道:“含香殿,淳嫔,哼,冷川,你跟朕去一趟含香殿。”

    身影一闪,一个身穿御前侍卫总管服色的中年人走了进来,这个中年人相貌平平,却是气度雍容,双目开合之间寒光四射,他是雍帝的亲信侍卫,一身武功登峰造极,最受李援信任,如今更是大内侍卫的总管,备受帝宠。他淡淡道:“陛下不要过于烦恼,以免伤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李援冷冷道:“好了,快些去含香殿,吩咐夏侯,将东宫所有侍卫太监宫女全部监禁起来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李援带着冷川、高厚和几个侍卫太监,匆匆赶到含香殿的时候,这里还是波澜不惊。全然不知东宫那边出了问题。李援使个眼色,一个侍卫上前,一脚踢开了殿门,正在前面守卫的夏金逸打了一个激灵,抬头看去,只见月色之下,雍帝李援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,他心中反而平静下来,转身呼喊道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李援眼中闪过凶光,也不用他吩咐,冷川身形一闪,一掌重重的打在了夏金逸的背心,夏金逸只觉得自己腾云驾雾一般飞起,身形种种的撞击在墙上,狂猛的内力顷刻间涌入自己的经脉当中,夏金逸眼前一黑便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李援看也不看那个被杀的侍卫一眼,闯进寝殿,只见自己的长子脸色惨白,锦榻之上,淳嫔身无寸缕,正吓得六神无主。李援只觉得五内俱焚,头晕眼花,一个踉跄就要跌倒,却被高厚和几个太监扶住。李援也不说话,怒道:“冷川,还不给我把这个逆子杀了。”

    冷川目光一闪,却不敢奉旨,默然不动。李援怒道:“怎么,你连朕的话也不听了么?”

    冷川淡淡道:“陛下,太子乃是储君,就是有罪,也得明诏天下,焉能如此处置。”

    李援原本只是气急攻心,冷川这一句话让他冷静下来,这时候李安已经清醒过来,扑上前连连叩首道:“父皇饶命,父皇饶命。”

    李援嫌恶的看了他一眼,一脚踢出,将李安踢飞到一边,道:“高厚,你将这个逆子送到‘锦安殿’软禁起来,不许任何人探望,还有,将这含香殿上下全部给朕处死,淳嫔,淳嫔,朕不想再见到她。”说罢,李援转身出去。冷川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高厚却奉旨留下,他到殿外一声招呼,一干侍卫虎狼也似的冲进含香殿,不过片刻,含香殿的太监宫女都已经被勒死,他们大多都刚刚从睡梦中醒来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丧命了。而夏金逸则在李援等人进入寝殿的时候醒了过来,他艰难的拿出黑色腊衣的药丸,里面是一颗气味古怪的药丸,夏金逸心道,我是死是活全看你了,服下药丸之后,夏金逸只觉得四肢麻木,周身上下无法动弹,眼睛也无力睁开,只是偏偏还有一丝感觉。不多时,李援走了,那些侍卫开始奉旨灭口,到了他的时候,一个侍卫探探他的鼻息,说道:“这人已经死了,其实不用看的,冷总管手上焉能有活口存在。”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. 三五中文网]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